台球,中国最为普及的一项运动,每天参与者多达100万人以上。然而,这个有着巨大参与者的项目却在中国经历了坎坷的十余年,直到一个叫丁俊晖的小孩在连续取得亚运会金牌,世界职业排名赛中国站冠军的巨大荣誉后,台球终于等来了自己的春天。

然而在大环境逐渐转好的情况下,四川台球依然举步维艰,可喜的是,即便如此,贫瘠的四川台球依然果敢地寒碜起步了。省台球协会开始实施台球产业化,各大高校开始鼓励学生参与台球运动,而四川的球手们将目标瞄准了丁俊晖……

深邃的小巷、昏暗的灯光、烟雾弥漫的陋室,十余个光着膀子,穿着拖鞋,叼着烟屁股的大汉围在一两桌台球前如痴如醉———这就是四川台球室早年的模样。那时,台球桌都不是正规的“标台”,其它器材也很简单,因此价格也定得很低,一般为1元钱一局,但在当时文化娱乐环境有限的年代,这里依然是人们的乐土。

随着社会的发展,台球也逐渐想走“高端”路线,台球厅也从过去的深邃小屋或路边凉棚搬进了高档娱乐区,有的甚至还进入了五星级酒店。经营者不再以局数作为收费标准,而是给台球标出了20元至30元每小时的高价,档次最高的锦江宾馆的台球厅甚至将价格定在了60元每小时的天价。可惜,四川台球的积淀实在不深,台球室“由贫转富”也就异常艰难。近年来,四川台球厅的价格也一降再降,不少地方已打出了5元每小时的“促销”价格,但即便如此,都市白领对台球的态度还是不咸不淡。

正是由于当年充斥在台球厅的大多属于三教九流,人流复杂且档次不高,台球这项在国外被称之为“绅士运动”的高雅项目被冠以“异类”的名头。在各大中小学校,“学生不准进入游戏厅、台球厅等娱乐场所”的规定被明文写进了学生规范守则。“在学校附近200米以内,不准经营台球室和游戏厅”的规定也屡见不鲜。一时间,台球跌入人人喊打的悲惨处境。

台球不光在中小学校受到排挤,在很多大学也难行其道。即便是近两年,在各种娱乐设施一股脑“涌”入各大高校之际,台球往往还是被拒之门外。这样的局面直到去年才得到缓解,基于台球已经成为亚运会运动项目的事实,在四川省下达了要建立成多姿多彩体育强省的目标影响下,高校对学生参与台球才逐渐由听之任之到开发培养上。在上月末才结束的四川省第四届青少年台球赛上,人们欣喜地看到全川共有22支大中专学校以学校名义集体报名参加。而在成都体院、川大和川师大等高校内,甚至还开设了台球选修课的课程。目前,学生正逐渐成为台球运动的主力军,大学周边一些台球室生意也出奇的好。就位于四川大学校外红瓦寺一台球厅为例,由于这里主要经营黑8台球(俗称小台),价格因此比较便宜仅每局1.5元,因此学生消费者特别多,这里每天晚上的人数都超过100人以上。

大环境在一步步走好,台球也似乎等来了自己的春天。特别是在今年4月份神奇小子丁俊晖为中国首夺台球世界冠军的巨大契机下,一股台球热立刻席卷全国。多年来门可罗雀的台球厅居然出现了排队候台的场面,我省各大台球厅的收入也从过去每月三四千元,猛增至两三万元。四川省台球协会也开始了从未有过的繁忙,每天咨询电话不断,要求合作在川开设台球城的意向者也纷至沓来。不过,这样的热闹却似乎和我省的专业球手们没有一丝相干。

由于我省台球并不发达,因此至今还没有出现真正意义上的“职业”选手,但以台球为生的人却是大有人在,其中最有名气的当属在省台协注册的5名小将。这几名小子年龄都不大,最小的今年17岁,最大的也不过22岁,但每个人都有至少6年以上的球龄了。这些年,他们大多过着漂泊的生活,一边要增进技巧,一边又要维系生活,为此,他们几乎都走上了到广州等台球发达地区当陪打之路。每月挣个千把块钱他们已很满足。在球手眼中,每到有全国大型比赛时,是最痛苦的时候。因为只有参加这些比赛,他们才有机会取得国家或世界排名,但在我国,要参加这样的比赛基本都属于自费。资金有限,只有节约,这些球手到比赛地时多以盒饭填肚,而晚上睡觉时更是两人睡一张床,一间标间容纳4名球手是常事。在四川台球逐渐好转之际,这些球手也曾考虑回川,不过相比广州的待遇,四川这边显然更少。省台协帮他们联系天天当陪伴每月600元的待遇,让他们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。可怜这些球手依然坚挺,纷纷表示,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再苦也要走下去。兴许,他们都期待着丁俊晖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